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山东配资公司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山东配资公司

山东配资公司:青花郎停止发货欲涨价 或为2020年上市做准备

时间:2019/5/8 18:18:3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5月7日,郎酒集团旗下销售公司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发布一则《关于青花郎停止发货的通知》显示,经公司研究决定,即日起青花郎停止发货。有业内人士称,青花郎作为郎酒的旗舰产品,其动向往往会透露郎酒最新的产品策略,未来大概率会出现涨价情况。  事实上,作为赤水河畔的白酒企业,郎酒一直...
5月7日,郎酒集团旗下销售公司四川古蔺郎酒销售有限公司发布一则《关于青花郎停止发货的通知》显示,经公司研究决定,即日起青花郎停止发货。有业内人士称,青花郎作为郎酒的旗舰产品,其动向往往会透露郎酒最新的产品策略,未来大概率会出现涨价情况。

  事实上,作为赤水河畔的白酒企业,郎酒一直以“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”之一自居,但曾受到贵州仁怀酱香酒从业者发公开信质疑。重回百亿阵营后,郎酒又被指向经销商压货。如今郎酒明确计划2020年在主板上市,此次将核心产品青花郎停止发货谋求涨价,以及其现在坚持的高端策略,或有准备上市的考量。


  停止发货意在涨价

  事实上,此次停止供货前,郎酒股份公司刚刚在5月6日宣布一次职务调整,陈建伟兼任青花郎事业部总经理,胡红转任郎酒销售公司副总经理,王刚任郎酒厂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二郎基地总经理,汪健任郎酒厂公司总经理助理兼泸州基地总经理。

  之前的公开报道中,陈建伟的职务为郎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、郎酒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,而陈建伟兼任青花郎事业部总经理仅一日,公司便宣布青花郎停止发货。对于此次停止供货,有业内人士指出,按照经验,接下来郎酒将对青花郎产品价格进行上调,并且本次涨价的时间并不会距离太久。

  在今年年初的2019年青花郎事业部经销商大会上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表示,青花郎2018年平均市场价格在800多元,目前对于低价销售的情况正在清理,青花郎已经走出了很好的路线,且还有很大的空间。汪俊林还曾表示,郎酒会通过调节市场控量,扩大老酒储存等方式,在2年左右的时间里,让青花郎的零售价格达到1500元左右。这一价格,与茅台的核心产品飞天茅台1499元的零售价格相似。

  一位郎酒客服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停止供货属实,后续价格会上调,但上调幅度目前不太清楚。事实上,作为郎酒的核心产品,青花郎一直以来在千元价格带徘徊。在销售市场,53度500ml青花郎标注的销售价格保持在1198元,但这并非最终成交价格。比如京东官方旗舰店中,这款酒在参加秒杀活动,售价为919元,约为定价七七折。而苏宁官方旗舰店也有满1198元减120元、会员返现等活动。


  事实上,近年来郎酒正在控量。2019年初,郎酒宣布公司所有酱香酒销量控制在1万吨以内,2020年开始,每年新增不超过2000吨。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目前青花郎的批发价已经上涨了100多,零售价格也上调了80元。按此测算,青花郎零售价格将达到1278元。

  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表示,此次青花郎停止供货,对于郎酒的价格体系是有一定促进作用的,特别是青花郎经过多年的培育之后,开始在千元价格带起量,适当的涨价对于稳定价格,刺激渠道销售,制造市场旺销氛围有积极意义。

  另有业内人士称,在中国白酒争相布局高端产品的背景下,青花郎作为郎酒高端战略品牌,如果价格下探,会对旗下的红花郎等系列产品价值的提升产生影响。可以预见的是,此次青花郎停货涨价的动机存在。为了保证郎酒集团的整体品牌的提升,青花郎也一定要站稳1000元价格带甚至更高。

  这与汪俊林在2019年青花郎事业部经销商大会的表态不谋而合,“千元体现了青花郎自身的价值,也是郎酒战略目标实现过程中必须坚守的一个价格段”。而2019年1月汪俊林开年进行首次市场调研时划定的2019年五大工作重点之一便是“理顺郎酒产品价格是公司最重要的工作,要千方百计确保郎酒价格稳中有升。为了坚守郎酒的价格红线,公司不惜任何代价”。

  此前多次IPO未果

  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,郎酒的体量排在前列,目前,五粮液(95.880, -0.08, -0.08%)、泸州老窖(71.220, -1.10, -1.52%)、水井坊(46.380, 0.03, 0.06%)、舍得均已上市,未上市的“金花”只剩下郎酒和剑南春。不过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上市意愿,而郎酒此前的系列人事调整,就被业界解读成是为上市做打算。

  其实,作为川酒“六朵金花”中第一家改制为民营的酒企,郎酒在本世纪初就传出了上市的消息。2002年,汪俊林通过宝光药业将郎酒集团纳入旗下,同时宝光集团入主上市公司成都华联。但后来随着退出宝光,郎酒集团也暂停了迈向资本市场的脚步。

  2007年,郎酒计划通过IPO上市,同时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。但受郎酒自身企业规模、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,最后认为并非最佳上市时机,暂停了上市计划。2009年8月,郎酒集团再次恢复上市计划,并且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,但次年,该上市计划再度终止。

  最近一次传出郎酒上市的消息,也被认为是最可靠的一次。2018年7月,泸州市政府公布《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(2018年-2020年)》中显示,到2020年,泸州全市白酒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0亿元,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地位更加稳固,国际知名的白酒产区基本形成;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,主营业务收入突破200亿元。

  其实,2017年,汪俊林就提出郎酒计划2019年上市;2018年,又透露上市时间或在2020年以后。今年1月26日,汪俊林向泸州市市委书记刘强汇报郎酒2019年工作计划时明确了上市信息,“郎酒股份IPO工作顺利推进,力争2020年成功主板上市”。刘强也当场提出“2020年如期上市”的建议,并要求郎酒和政府各级各部门为郎酒如期顺利上市创造条件。


  业内人士称,郎酒急于上市的根本原因,与其营销模式和泸州当地政府的扶持有关,而且川酒近年来奉行“走出去”战略。郎酒谋求高端,或是出于对上市的考量,但其几大单品能否齐头并进,还要考验企业的内部资源配置能力及落地执行力。如果郎酒成功上市,还将加剧其他区域酒企竞争。

  “两大之一”广告曾惹质疑

  然而,郎酒的上市计划并非一帆风顺,先是“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之一”的广告语受到酒业同行的质疑,再有消息称其向经销商压货。

  2018年,一篇署名为“贵州仁怀酱香酒同仁”的公开信出现在网络平台,该公开信质疑,“青花郎的广告宣传违背酱香产业文化和历史真相,会误导市场、误导年轻人、误导传统酱酒文化的传承”。而郎酒的广告称,“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,诞生了中国两大酱香酒,其中一个是青花郎。青花郎,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。”


  公开信还表示,在茅台的巨大成功背景下,暗示自己是“酱香第二”的企业很多,但只要不涉及酱香产业文化真相、传统认知,也就无可厚非。但郎酒直接定位“中国两大之一”,断了贵州民营酱香企业的文化根脉,也“断了”、最起码是“挤窄了”贵州酱香的财路。然而郎酒并未正面回应该公开信。
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郎酒随即又被报道称,重回百亿阵营背后是向经销商压货。有辽宁经销商表示,由于郎酒2018年的百亿目标,地区业务负责人的压力都非常大,因此给经销商的任务也比较重。上述经销商手中的库存仍然有150万元至160万元,其中包括2017年的部分货品和2018年的货品。

  然而,汪俊林在2018年1月的青花郎全国经销商大会上表示,2018年的郎酒之稳,是市场操作的务实理性之稳,郎酒坚定不压货、不透支市场。在一年后的2019年青花郎全国经销商会议上,汪俊林仍然提到了相关问题,并回应称,商家以公司指导价格卖不出去的产品,可以申请退回,公司现金回收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山东配资公司) 闽ICP备12010380号